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前线 >> 正文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8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是一只小小龙 第二季 28

第三十一章 取舍

九尾狐和天决麟继续聊着,颇有一种老乡见老乡的感觉,九尾狐蒙受了千年的“不白之冤”,现在似乎找到了一个倾诉者,话就停不下来了。

 “你是什么修为,为什么我看不透?”九尾狐好奇道。

 “呵呵,其实我已经修成正果,位列仙班了。”天决麟淡淡道。

 “呵呵呵,你说你是神仙?”九尾狐给天决麟抛了个媚眼,这对于狐狸来说好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哈哈哈,我刚刚可是在这里撒尿了,不过你有闻到什么味道吗?”天决麟笑道。

 九尾狐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不过她又放开了,看着九尾狐滑稽的动作,天决麟道:“我已成神体,那还有凡人那些污秽之事,刚刚只不过放了点水罢了,说不定以后这里还能长出一棵大树呢。哈哈哈哈。”

 九尾狐摇了摇头,道:“你这人真叫人看不透。”她突然表情黯然,道:“你说你看过一本关于我的书?”

 “是呀。”天决麟点点头,还被翻拍了N个版本的电视剧呢。天决麟默默的补了一句。

 “那里面一定把我写的很不堪吧?”九尾狐伤感道。或许是出于“可怜”吧,天决麟道:“那书里讲了一只自由自在的小狐狸,本来在山里修行,她修炼千年,终于练至了九尾之境,只差一步就可以与天地齐平。突然她的顶头上司找到了她,然后叫给她一个任务,告诉她,只要完成了任务,就助她修成正果。后来,她发现自己被利用了,于是留了一手,但是她已经没有退路,只好硬着头皮完成了任务,但是最后,她的上司却把一切罪责都推给了她,还将她打得灰飞烟灭,好在她还留了一手,于是她现在便站在这听我讲故事。”

 “呵呵,你这是在安慰我罢了,世人那会将书这么写。”九尾狐找了块石头坐下,不知道在回忆些什么。

 看着那没落的背影,天决麟心有所悟,“封神榜”里所讲的故事虽然是“正义”的,但是其中最大的受害者除了九尾狐还有谁?三姐妹反目成仇,族人被比干灭了个干净,自己还要整天面对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男人。这其中有几多“强颜欢笑”岂是旁人所能理解的。更重要的是“九尾神狐”的名号从此变成了“九尾妖狐。”如果没记错的话,《山海经》中曾记载,“九尾神狐”和青龙白虎这些神兽一样,曾经被人类供奉,而且九尾狐象征的是香火鼎盛,子孙满堂。故“狐媚”总被人描述为女人中的极品。甚至传说中古代四大贤帝中的“禹皇”的妻子便是一只九尾狐。(四大贤帝是尧 舜 禹 汤,就是小燕子所说的“鸟生鱼汤”。)

 天决麟摇了摇头,自从有了“苏妲己”之后,九尾狐变从神族没落成了妖怪。突然天决麟心中一动,问道:“你有真正的喜欢过辛帝吗?”(辛帝是纣王的名号,就像康熙乾隆这些一样,“纣王”是一个蔑称,是贬义词。)

 “他?他原本是一个好皇帝,他理应是一代明君。是我害了他。”不知不觉中,九尾狐的眼睛竟然滴下了一滴泪珠。天决麟摇了摇头,道:“你死了之后天界开了个封神大会,辛帝也封神了。”

 这回九尾狐彻底懵了,敢情玩来玩去,就只有我一个彻彻底底的沦落为牺牲品?

 背叛!这是赤裸裸的背叛!“枉我还对他动了真情,没想到他居然.......!好!很好!待我重回三界,定要闹他个天翻地覆!”九尾狐神色凄然。天决麟有些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干嘛跟她说这些?这不是火上浇油吗?要是九尾狐真的重回地球,只怕头疼的又是自己了。自己也没理由阻拦九尾狐回地球,毕竟那才是她的家。

 “重回三界?只怕我胡子白了都等不到那一天。”天决麟突然道。九尾狐不解,道:“什么意思。”

 “你看看你自己,你现在虽身俱九尾,但是你的法力和你的巅峰时期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你觉得照你这样修炼下去,就算再给你一个两千年,你也未必呢回到当初的那个水平。”天决麟道。

 “怎么可能!我狐族的修行之术乃众生之佼佼者,只要有足够的精气,不出五百年我就能东山再起。”九尾狐反驳道。

 天决麟笑了,你狐族的修行之术我怎么会不了解,那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哔哩哔哩。而且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阴暗,反而是大多数情况是男人自己把持不住,纵欲过度而丢了性命。但关键是:“你把修行之术教给阿狸了吗?要不是我叫醒你,你恐怕还睡得香呢。”

 这下九尾狐彻底傻了,她好像真没教过。天决麟坏坏一笑,道:“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到现在还是个处!”

 你还是个处!

 你还是个处!!

 你还是个处!!!

 九尾狐楞了好一会儿,好像还真是......突然她气急败坏道:“阿狸这妮子怎么这么没出息!简直丢尽了我狐族颜面。”

 “哈哈哈哈。”天决麟笑的前仰后合,这真是太操蛋了。

 九尾狐朝天决麟眨了眨眼睛,道:“要不你帮帮我?”

 “额......怎么帮?”

 九尾狐站起身来一把拉住天决麟的手放在自己的纤腰上,柔若无骨的依偎在天决麟的胸膛里,娇嗔道“你懂的。”很明显九尾狐是看上天决麟了,毕竟天决麟是个正牌神!他的精气可比那些凡夫俗子好一万倍,九尾狐有些沾沾自喜,捡到宝了。

 天决麟突然轻轻的推开了九尾狐,道:“对不起,爱莫能助。”

 九尾狐一愣,这世上居然还会有人拒绝自己?

 “你还是不是男人!”九尾狐佯怒道。

 “你刚刚不是看过吗?”天决麟道。

 “哼哼,不就是一点精气吗,对你有没害处,难道你不想要?”说着九尾狐又蹭到天决麟怀里去了,娇媚道:“我们来玩嘛,人家可是第一次........”

 天决麟心里简直有十万只草泥马在奔腾,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这是为你好。”

 “什么意思?”

 “你能违背阿狸的意志吗?”天决麟道。

 “目前来讲五五分成吧,你还在乎她的想法?再说了,你可是天神之体,她应该会喜欢你吧。”九尾狐扯了扯尾巴。

 “但是阿狸喜欢的是猴子,你要是乱来只怕会弄个精神分裂,一辈子都别想修成真正的九尾了。”天决麟道。九尾狐戳了戳手指,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天决麟的劝诫她也想过,可是:“可是和你修炼会快一点嘛。”<用卡马西平治疗癫痫/p>

 “这个你不用担心,和那猴子修炼不会比我差。再说了,修炼这种事情欲速则不达,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天决麟道。九尾狐眨了眨眼睛,道:“那猴子能比的上你?”这自然不是讲外貌,九尾狐本来就是狐狸,审美观并不是以人类为准的,在她眼里帅气的猴子一样好看。

 天决麟摸了摸九尾狐的脑袋,道:“那猴子的老祖宗是女娲补天之石所化,继承了女娲之精气化为神猴,曾经大闹天宫,天界众神想尽了办法都伤不了他一根毫毛。他是神猴的后人,应该也继承了女娲的力量,你不觉得等你回到三界以后用女娲的力量去对付那些曾经害过你的人,那样更有意思吗?”天决麟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教坏小孩子的猥琐大叔叔。

 九尾狐眼前一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这些都是在你之后发生的事情,你不知道罢了。现成的富豪和隐藏的金矿,你要哪个?”

 “好吧,我都要。”九尾狐咬着天决麟的胳膊,你怎么还咬人。

“算了吧,你元神这么虚根本违抗不了阿狸,老老实实睡着吧。”

 九尾狐哭丧着脸,道:“被你看出来了呀。好吧,我要睡了,你送阿狸回去吧。”

 “没问题。”

 “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看上人家了就直说嘛。”

 “我要你回三界以后帮我做一件事。帮我保护两个人。”

 “什么人?”

 “你看到就自然会明白。”

 “嗯......,你就不能勾引一下阿狸吗?这对你来说应该很容易吧。”

 “办不到!”

 操,要是回到地球让大圣爷知道我给他徒子徒孙戴绿帽子,那还不得一棍子敲死我呀!

 说完九尾狐便软软的黑龙江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倒在了天决麟怀里,天决麟最后问九尾狐:“要是你重新回到了巅峰,阿狸怎么办。”

 九尾狐睡意朦胧的看着天空,道:“留她一尾,让她在这世界做一只自由自在的小狐狸吧。”话虽轻松,但失去一尾,就意味着失去三分之一的实力,毕竟八依然是地数,而“九”,是天数!但凡所有数字,“九”为最大,古人云“天高九重”,帝王命“九五之尊”。

 只可惜九尾狐,她再也做不回那只自由自在的小狐狸了。

 这就睡着啦?不过她又很快的醒了,阿狸睁开眼就看见了天决麟那坏坏的脸,突然“腾”的一下从天决麟怀里跳了出来。

 “发,发生什么了?我,我怎么会......”阿狸欲言又止,叹气道:“唉,是...是我的前世吗?”

 天决麟惊奇道:“你知道?”

 “我经常做一个梦,梦见酒池肉林,梦见满朝臣子,还有一个小孩,他说我是妖怪,要杀了我。”阿狸道。

 “那些只是妲己的记忆罢了。”

 “妲己?她,她会不会害我。”说到这里,阿狸居然露出一丝恐惧的神情,又不由自主的缩回了天决麟怀里。

 “你又何出此言呢。”

 “她好可怕,害死了好多人,还把人扔进好多蛇的池子里。”阿狸颤声道。天决麟摸了摸阿狸的耳朵,道:“九尾啊九尾,往事已过千年,你又何苦如此自责。”

 “自责?”阿狸不解的看着天决麟。

 “自己都恐惧自己,那不是最大的自责吗?”

 九尾狐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摆在天决麟面前的还有一件更头痛的事情,正是阿狸的经历提醒了他。一个身体存在两个意识的可不止阿狸一个,还有一个——拉克丝。

 神族可不像妖族那样爱惜羽翼,照天决麟的话说“大多数神都是“厉害一点”的人罢了”,人,向来把自相残杀看做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如果拉克丝体内的光明神一觉醒,只怕会毫不犹豫的抹杀掉拉克丝的意识,拉克丝的情感,拉克丝的经历,对于光明神来说只是多余的累赘而已,神不会在意一个凡人的意识,她所要的只是拉克丝的身体。神在重生后抹掉“本能意识”也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甚至别人都来不及察觉,从重生的那一刻起,原本的“人”就变成高高在上的“神”了,谁又能干预的了?

 唤醒光明神,就等于杀死拉克丝。可是不唤醒,凭天决麟的力量是无法关闭虚空之门的。这对于瓦罗兰来说却是灭顶之灾。唤醒,还是不唤醒,这是一个问题。

 待天决麟回到阿狸的包子铺,已经过去小半天了。拉克丝见天决麟回来,立刻道:“阿狸呢?你把她弄到哪去了。”

 “她不是先回来了吗?”天决麟装傻充愣道。

 “黑龙江有什么癫痫病医院别告诉我你和她以前就认识。”凯尔没好气道。

 “我只是认识她族中一位前辈罢了。”

 “那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讲吗?”澜苍神雪道。天决麟没话可说了,澜苍神雪眼珠一转,道:“阿狸不会是你的私生女吧!”

 卧槽!天决麟差点摔到了桌子底下。老子要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早就恨不得通告全世界了,用得着藏头露尾的吗。这时候阿狸出现了,还端着一笼特制的包子。

 “这是我为小娜特制的包子,可以安胎哟。”

 可以安胎呀,果然是好东西!

 。。。。。。

 等等!你说什么?

 嘉文掉到了桌子底下。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威县新闻,威县今日新闻,威县最具影响力的新闻资讯平台 | 娱乐八卦 | 娱乐前线 | 最新文娱 | 明星人物 | 军事频道 | 军事历史